德苑时光

周谦:回家


文章作者:周谦 发布时间:2020-02-14

长这么大,我知道 “江水三千里,家书十五行”,知道 “客路青山外,行舟绿水前”,也知道 “露从今夜白,月是故乡明”。朦朦胧胧的感慨,不管哪个诗仙诗圣,都把想家写得如此花哨好看,他们用落日,折柳,城关,占据了诗词大半个江山。

如今离家,两边相距二三百公里。我也要开始硬着头皮面对生活的琐碎,面对人情冷暖,也不能肆无忌惮。

我也想家。我开始恍恍惚惚问自己,家到底好在哪里?

前些天回家,走的时候四周还没有一丝光亮,我在那条漆黑的路上嘴角咧开,越走越兴奋。我是学生,是女儿,可我更是回家的人。同样的,这世界上有两种人,一种是回家的人,一种是等你回家的人。等我打开手机,铺天盖地都是家人发来的信息。我从德州到齐河,禹城,济南,就有人跟着问有没有到,夸张到平均十几分钟就有一个电话或消息。我突然很感动,作为儿女,可以这样被父母在意,这或许是生命中最质朴感人的幸福。这种幸福讨不来,也欠不下人情,来的质朴又深切。

我开始拼命地留意生活,像样的不像样的,塞进脑子里,像向阳花,要温暖要得贪婪,要的小家子气。其实日子过得还是那个日子,平淡无奇,可我很高兴,回家那天咧着的嘴,就那么一直咧着,高兴的无所畏惧。在世俗里活得明了,尽兴了就好。

我坐上我爷爷的小三轮车,去了最偏远的小镇,到了最原始的集市,走了最崎岖的石子路。那一包芹菜和葱,就那么气宇轩昂的立在车筐里,那时候,它们和百合玫瑰花一样的精致灿烂。沿街都是小摊小贩,一张接一张的塑料袋子接连铺在地上,东西摆得整整齐齐,满地生机勃勃。夏天一个猛子扎进深秋,人们总来不及适应更替,但照样裹紧上衣,仔仔细细地讨价还价。菜市场上的唇枪舌剑的气场,总不输诸葛亮的舌战群儒。我不说话,但我目之所及处的热闹,让我也是热闹的。

等到太阳炙热,我们就回来。车子上满是尘土,我的鞋子上,裤子上,都是尘土。小路上到处尘土飞扬,两边都是田野,泥土就这样裸露着,我和它一同呼吸,我觉得它是最干净的东西,干净的踏实。越往后,我越舍不得拍掉身上的土,因为土地越来越少,两边成了坚不可摧的路面砖。土地和家一样,是柔软的。

“故乡很小 小的只剩下 两个字”,这个大火的短到不能再短的诗,是对故乡最好的诠释。再回家,家中还是柴米油盐酱醋茶,瓶瓶罐罐叮当作响。所有所有的都原地不动,还是那样安安静静得放着,不差丝毫。但我的心境不同,我重新看这些东西,都有扑面而来的温和。恰好碰上阴雨天,外面的雨淅淅沥沥地下,让人很舒服,不疾不徐。我们就那么围在一起,开一盏小灯,灯必须是暖色,还不能太亮,要暖的与窗外相得益彰。然后外婆开始说, “从前……”。故事都是那些故事,有些事情已经说了二十多遍,可故事就那么讲了下去,我们就这么附和下去,很温馨。

家好像就好在这里,或许比这还好。晚上我往外看,夜色很淡,和我回来的那个清晨一样,行李箱窸窸窣窣的声音也在。好像我一直在回家的路上,也好像我从未离开。

点击排行
推荐阅读
相关信息
读取内容中,请等待...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